您的位置 >> 我的采访

时代民芯的军转民突围

推荐给好友
打印
加入收藏
文章出处:与非网 更新于2009-06-12 22:55:10

时代民芯:“军转民”的突围

 

与非网 王晓丹

 

草木繁盛的春夏之际,通常也是半导体大牌花枝招展的季节:各种活动、展会、竞赛、路演等等,几乎每天都有邀请函发到媒体的邮箱。然而今年,我们感到的是集体失语:偶尔传来小声响,反而衬托出大盘之寂寥。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一个绝少在媒体上露面的本土IC设计企业,重赏基于自已两款8位单片机的拓展应用方案。参赛范围——“除北京时代民芯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外,均可报名参赛”;主题范围——“无命题”;奖金总额——“24万人民币”!

 

同类的设计竞赛,除了早两年飞思卡尔公司祭出的宝马汽车之外,笔者还没见识过这样的手笔。问题来了:“时代民芯”是谁?此举意义何在?未来还有何酝酿?赵元富,时代民芯总经理,蕴藉着工程师气质,又颇有国企老总气势的掌舵人,用坦率、直截的方式一一作答与非网。

 

自主创新,谁说都容易,谁做都太难

                   

在发布会上,笔者拿到的资料上赫然印有“中国航天”的标志。这家公司系出“红”门,是中国航天时代电子公司和长征火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重组航天微电子资源而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时代民芯”,既说明了它的一半出身,也点出了2005年公司重组的深意:除了国防军用之外,它还要成为一家民用集成电路的领军企业。据赵元富说,时代民芯有500多员工,2008年的年收入为2.5亿元人民币,而2009年他的目标是3.3亿。这样的规模,对于普通的本土IC企业来说恍若隔世,然而时代民芯的特殊背景,让在座媒体对其盈利空间和生存状况少有发问。

 

即使如此,赵元富说,自主创新对于时代民芯来说,仍然是一个头疼的难题。“创新不难,但是创新之后,究竟怎么做产品?”现实摆在眼前:国内集成电路发展至今,凡是做高端IC的,基本都在烧钱,无论媒体上的报道是多么光鲜漂亮;而做低端仿制的,也是囊中羞涩、仅够糊口,长期下去看不到产品升级的可能。即便是时代民芯,即便他们有国家投入的每年6000万的研发基金,他们还是面临自处创新的困境:“东西做出来了,可是我们没有成熟的系统应用环境、没有完善的产业生态链。一个企业还是势单力薄,我们怎么去发掘更多的应用领域?我们怎么让系统厂商迅速了解和接受我们的产品?

 

这些未解的疑问,促使赵元富想到用“重赏”的方式,吸引一批面向各行业的成熟方案、发掘一批优秀的设计工程师。

 

“以此次有奖设计竞赛的两款产品为例,我们的MXT8051芯片原来是针对某个医疗用途而开发的,但它其实是一个非常通用的8MCU,完全可以应用在各种家电和仪表设备里面。另外一款MXT5611,它具有高精度的时钟控制功能,以前只是用在国防产品里面,但是它可以广泛应用在工业控制领域。所以,我们希望利用全社会的力量,让大家帮助我们找出路,找应用。”赵元富说,他们将支持参赛方案中已有明确应用领域的设计方案,也会支持专门的系统设计公司,帮助他们把嵌入了MXT芯片的方案变成货架上的产品。

 

双重身份下的优势与挑战

 

没有人怀疑,时代民芯会稳稳当当的生存下去。按照层次需求的理论,对于这样一个企业,尽快做大做强就成为一个最强烈的诉求。赵元富认为,如果要做大,军转民是一个必须破解的难题。以时代民芯依托的航天部为例,该部门现在也设法更多参与国民经济建设中去:粗略统计,所谓太空经济有1万亿人民币的总量,而其中有80%都将诞生自各种民用领域。赵元富认为,时代民芯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先天优势,在民用市场上突围。这方面,他已经有了详细而不便透露的规划。但是在那之前,他必须让无人知晓的时代民芯走出深闺。

 

“时代民芯最大的挑战,就是尽快推广自己的通用平台。因此,我们必然要直面和国外著名半导体公司的竞争,他们无论是品牌知名度、产业链成熟度,还是用户的接受度,都比我们占尽优势。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竞争优势:第一,我们的毛利率不高,但成本更低,所以国外厂商做不了的生意,我们可以接过来做。第二,我们在国内,我们有快速响应的本土技术支持能力,即便是小客户也可以感觉自己很受重视。”赵元富说,时代民芯此次砸下重金,重要意图还是打响知名度,让客户知道时代民芯的存在,知道时代民芯究竟有什么产品。“之前,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去敲别人的大门,现在,我们希望有人慕名而来”。

 

为此,时代民芯同时迈开大学计划的步伐。赵元富坦言,他们不会选择一流高校,一来“成本和门槛都太高”, 二来,“那些学生本就应该有更高的工作起点”。他们将从少有厂商关注的二类甚至三类院校入手,用最经济的合作模式,在未来基层的电子专业人才中,逐渐树立“时代民芯”的品牌认知。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招进企业的毕业生,他们却给予一流的培养。“我们每年招进60多个毕业生,所有这些毕业生都要送到我们在清华大学的硕士点进行为期一年的集中培训,他们不仅要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才能毕业,而且我们还会资助他们去国外参加学术会议。培训合格之后,他们才会回到公司上班。”

 

结语

 

时代民芯的重赏之下,能否孵化出一窝金蛋?这一问题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据说,活动信息公布数天以来,已经有100多队伍报名参赛,至少,这种富有传播效果的重奖方式,已经为其引来了工程师和专业媒体的关注。对于其他IC企业而言,时代民芯的案例也许不具备太多的借鉴可能,但“英雄不问出处”,即便是一次特殊条件下的成功突围,也将成为中国IC设计产业期盼多年的利好!

发布广告